余生平安,日常补作业

余安


和喜欢的人一起连着麦看的,因为不在一个地方,只是好像他并不喜欢这个类型的电影,只是到头来终究不合适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猎影人:

滴~你有一份来自雅人叔的福利送到!


2017最后一篇,写完了,才想起来现在发,晚了一会。

《何问归处》


严老爷死了,死在寒冬腊月的清晨里。
是仆人送茶水时发现的。晨起一杯茶是严老爷多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,仆人敲了几声门,无人应,这才推门而进——就瞧见严老爷趴在桌子上,身上穿的还是昨日的官服。以为是睡着,凑近一看:嘴唇殷红,嘴角有血。仆人吓得跌坐在地上失了魂,滚烫的茶水洒在他手背上,烫的一片通红,连滚带爬的跑去严夫人院子方向去。
严老爷瘫倒在桌上,侧着头。桌上的水墨画被溅上些许殷红,红的黑的,完成了一副冬日里的腊梅图。
“高手。”来办案的老捕快对这一情形只说了这两个字,屋内没有一丝的凌乱,连严老爷手里的毛笔都还握着,与这季节唯一不符...

《程乔》

二改,新增加段落一,还未修改完。


严老爷死了,死在寒冬腊月的清晨里。
是仆人送茶水时发现的。晨起一杯茶是严老爷多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,仆人敲了几声门,无人应,这才推门而进——就瞧见严老爷趴在桌子上,身上穿的还是昨日的官服。以为是睡着,凑近一看:嘴唇殷红,嘴角有血。仆人吓得跌坐在地上,滚烫的茶水洒在仆人衣袖上,回过神连滚带爬的跑去严夫人院子方向去。
瘫倒在桌上,侧着头。桌上的水墨画被溅上些许鲜红,红的黑的,形成冬日里的腊梅图。
“高手。”来办案的捕快对这一情形只说了这两个字,屋内没有一丝的凌乱,连严老爷手里的毛笔都还握在手里,与这季节唯一不符合的就是窗户是大开着的,可这最明显的却没有一点...

双十一剁手系列,买了超喜欢的耳机,而小伙伴种草的香,很好闻,感觉就是那种学长香水,23333不缺男朋友系列

文手炫技15题

你的铃堡:

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。

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,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。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。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,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。

2 在十秒之内,想出一个内容普通,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。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/片段的结尾,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/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。

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,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,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。

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。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。

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,试着用文字的张力让读者对这个片段充满疑惑的同时真...

四月月戏
梗:山远翠眉长,乌帽压吴霜

淮信本叫怀信,取自“怀信侘傺,忽乎吾将行兮”,听娘说,她刚被大夫说是有喜之后,爹就定下了这个名字。
娘说爹一辈子都为朝廷忙忙碌碌,风里来雨里去的。有时候绣着飞鱼的袍子上还一道道撕拉开的口子。娘总是掉着豆大的眼泪给爹上止血的药,爹就呲着牙让娘轻一些。
可是胳膊上的口子看起来会更痛。
爹每每这是总会说“快了,快了,很快便可穿回布衣。”,淮信那时不懂是什么意思。依在娘的怀里,娘会揉捏淮信的脸,笑的很是灿烂,对淮信说,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家了。
淮信却拉扯着爹的衣袖询问,我们家不就在这儿吗?爹从娘的怀里抱起淮信,立在窗前,夜已深,街上只有更夫的“咚——咚!咚!咚!咚!”,爹那...

贺文

千载谢东风

天色刚亮的时候,雨也将停,门前刚砌的池塘也正好满了,嘱咐小童将瓷缸里几条小鱼放了进去,游的欢快,水色清澈,只差漂浮几片绿叶。
因一夜的雨,整个林谷都被洗刷的透彻,肩头被存留的湿气微微打湿,倒也不是很在意。
下山的路有些长,许是因一个人走的原因,石阶的青苔从侧面爬上了正面还需得小心行走。不免着急。
立夏之际想起在石头城的兄长生辰将至,思来想去也没有好的贺礼。只是还未谋面,距离倒也不远,倒不如趁此一看。
几日路途,生怕错过这时日,让车夫加快了些,车夫倒了理解,夜里用饭之后只休息了两个时辰,就借着月色赶路。
到达之时,已是酉时,估计会被他笑说是等着饭点来的吧。
寻人问了谢府何处,左拐八绕的...

线稿三石弟弟

名字并没有想好

新坑人设

第一次同人

 

吴磊  吴家小少爷

正是在私塾坐不住的年纪,仗着在家老爷子的宠爱日日翻墙出去玩,管家也不好出手阻挠,也只有私塾先生敢去揪着衣领逮回来。拿着弹弓在大街小巷上蹿下跳,或蹲在画糖人的铺子面前半天等一个糖兔子。能说会道【交际花bushi】,见了各家小姐都是“姐姐妹妹”的喊着,把名媛淑女们都哄的乐呵呵的。

 

刘昊然军阀

家境显赫,年轻有为,在声色犬马之中游刃有余,有未婚妻。和吴磊是发小,从光着屁股就厮混在一起,和闹腾的吴磊不同,他是能隐忍的人。韬光养晦,对于城中的权贵而言他是一只有獠牙的狐狸,未婚妻也只是他为了安抚这些权贵...

© 余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